凯撒家庭基金会/洛杉矶时报由雇主赞助的成年人的调查

第7节:对卫生系统赢家,输家和应归咎于谁的看法

当被问及美国当前的健康保险体系在各个群体中的表现如何时,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雇主覆盖范围的人说它对任何群体都是“非常好”的,富人除外(70%)。不过,绝大多数人仍然认为该系统至少对拥有雇主健康保险的人有效(79%),略高于对医疗保险(65%)或医疗补助(63%)持相同看法的人的比例。 ,并且比该系统声称对购买自己的保险的人(45%)的系统运行良好的比例高得多。

图28:更多说健康保险体系对雇主覆盖率比其他覆盖率类型的人更有效

尽管有近三分之二(65%)的雇主覆盖范围的人认为美国当前的健康保险制度至少对像他们这样的人“状况良好”,但该百分比因收入和可抵扣水平而异。例如,计划中没有免赔额的人中有80%表示该系统对像他们这样的人运作良好,而免赔额最高的计划中约有一半(48%)。同样,家庭年收入至少为100,000美元的人中,约有四分之三认为该系统对他们有效,而收入低于40,000美元的人中,有一半(49%)对此感到满意。

图29:免赔额较高,收入较低的人不太可能感觉美国系统对像他们这样的人运作良好

尽管大多数人认为该系统对他们来说运作良好,但是大约有十分之八(78%)拥有雇主保险的人说,像他们这样的人的医疗保健费用太高了,各人群之间的共识几乎是一致的。当问到谁应该为高昂的医疗费用归咎于谁时,人们主要指出长期以来被公众称为高昂费用的罪魁祸首的两个群体:制药公司和保险公司,大约十分之六的人说,每个人都应该受到“很多罪魁祸首” 。”十分之三的人也将很多责任归咎于医院(32%),《平价医疗法案》(29%)和特朗普政府最近在医疗保健方面的行动(28%),而将更少的责任归咎于医生(15百分)。绝大多数人表示对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感到“感恩”,只有7%的人认为雇主应为医疗费用高昂而应承担的责任,而三分之二的人表示雇主应得到“一点点的感谢” ”或“一点都不怪”。

图30:医药和健康保险公司因高成本而受到最多的谴责,而雇主则少了

毫不奇怪,在份额上存在党派分歧,他们将负担得起的医疗费用高昂归咎于《平价医疗法案》(ACA)和特朗普政府。在那些觉得像他们这样的人的成本太高的人中,约有一半(49%)的民主党人和仅4%的共和党人认为,特朗普政府在医疗保健方面的行动值得大受指责,而十分之六的共和党人(占59%)而只有10%的民主党人将责任归咎于ACA。在独立人士中,有27%的人认为ACA应该受到很大的指责,而21%的人对特朗普政府的近期行动持同样的观点。

图31:跨党派人士,股份大的制药公司和健康保险公司承担了高昂的医疗保健费用

第6节:注重成本的保健购物行为 方法